這些年,我在荷蘭同事身上學到的事。

聊完荷蘭老闆,來聊聊也常給我震撼教育的荷蘭同事吧。
.
[ Why not? ]
.
跟往常一樣,這禮拜一帶著沒睡飽的腦袋搭火車去上班。下火車時遇到某位在別的部門工作、經常有業務往來的好同事,一起走到辦公室。這位同事工作上,一直以來都非常認真負責(外加個性談吐幽默,人也是難得一見的荷蘭帥哥XD)),在公司人緣也不錯。該部門經過一陣內部動盪不安後,這位同事最近小升官外加受訓,一路上隨便閒聊他近況,感覺他日後職涯充滿無限可能。
.
於是我開玩笑說:「嘿,你主管會不會擔心,你的存在會威脅到他的位置?」本以為他會故作謙虛說不不不,沒想到同事A只是直率的回答:「 Why not?」
.
乍聽之下我好訝異,不過回頭一想,很佩服他的直率與膽識。是呀,”Why not?” 很多時候,在別人還沒否定自己前,我們自己都已限制自己,太害怕說出口的大話成笑話,或者擔心說出口的話被曲解。然而如果當連自己都無法勇於說出心之所向,別人怎麼看見或幫助。Ambition(野心)在亞洲社會有時可能是一個負面形容,不過只要能夠不卑不亢,認真努力,待時機成熟機會來時,往前把握住,或者自己創造機會,於是,~”Why not? ” 的態度就出來了。
.
近期來一顆Monday blue疲憊沉重的心瞬間被感染,也跟著有活力了起來,這段往辦公室的路上突然腳步輕盈,一步一步踏實邁進,滿心期待展開新的一週。是呀是呀~”Why not ?”
.
Let’s Monday become orange! 😀
.
IMG_20150711_132044796
圖文不符: 最近荷蘭夏天正式報到,周末常到市區商店吹冷氣,逛逛順便吃冰淇淋。
[Don’t judge.]
.
在荷蘭可以合法使用大麻及微量毒品(如海洛因及古柯鹼等),已不是新鮮事。記得剛到荷蘭時,常問荷蘭同學是否曾試過,大部分聽到的答案多是,那都是給觀光客使用的啦。久了我也就(天真的)以為,大部分荷蘭人都沒甚麼在使用這些合法毒品。直到一次公司聚餐,經過阿姆斯特丹,我忍不住抱怨四處撲鼻而來的大麻臭味,同事問起我的大麻使用經驗,我說沒有使用過後,順便回問同事。同事坦率表示在大型音樂會時,會跟朋友一起使用微量毒品或大麻 (驚!!!)。
.
看我難掩一臉震驚,同事立馬解釋他很有自信可以控制使用劑量。但我回應很多毒品上癮者都是從這樣開始的,並試圖勸同事遠離毒品等blablabla老生常談的廣告勸世語。聽完我碎碎念後,同事先說了:「Hey, don’t judge me!」 之後再次解釋著自己只有特定場合才用,使用那些毒品只是幫他可以更加投入活動,而且他也有自信可以控制得宜(註)。我想想也是,他已是成人,而且他只是誠實回答我的問題,並非要我提供意見,當下我也就沒有多作評論並移轉話題。
.
雖然同事沒有特別說,但我認為這是其個人隱私,後來我也沒有跟其他同事提起過。直到某天午餐聊天,我才知道其實老闆早已知道,此同事偶爾在大型音樂聚會時,有使用大麻或輕性毒品的習慣。不過那又如何呢?只要他自己真能控制,並一點也不影響工作表現,在合法範圍內,以不傷害他人為前提下,旁人的的意見或批判也只是多餘的。
.
在荷蘭幾年,也還在學著看事情一碼歸一碼。工作歸工作,私生活歸私生活,別人的私事實在沒甚麼好去說三道四,畢竟很有可能我們所知道的事實,也只是片面的。況且每個人都有權利在適當途徑,選擇自己的生活,如果犯了法,自然有法律去約束、道德去譴責,旁人的情緒評論或熱心建議往往對事情沒有太大的正面幫助。
.
也謝謝當下同事的直接反應,讓我學習到尊重他人並給予適當回應,所以即使在這樣的對話後,我們也還是能繼續維持好同事關係三不五時話家常。:)
.
註: 荷蘭叔叔阿姨有練過,而且大麻及微量毒品在荷蘭是合法使用,所以小朋友別輕易嘗試,以免觸法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