病毒,還是人禍?荷蘭除了宵禁,還能做什麼? Reflection on Curfew in NL

荷蘭從上禮拜六開始宵禁 Curfew 後,就傳來各大城市暴動新聞,最辛苦的就是,要出動鎮壓暴民的警察們,還有已經生意不好還被砸店面的商家了。今晚將邁入宵禁第四晚,荷蘭全國各大城市的暴動攻擊計畫又陸續傳來,到底為什麼會走到這田地?☹

真實世界裡,也許令我們生活受到威脅的不是病毒,而是人禍?

一直以來對疫情跟我有很多不同意見,也不喜歡戴口罩的荷蘭同事,大概這幾天被宵禁搞得很不爽,很認真的又來跟我辯論宵禁的必要性,這是難得一次我跟他有相同意見。

雖然在亞洲保守魂與荷蘭輕鬆文化的影響下,我個人對應疫情態度是小心但不過於緊張的,對於荷蘭政府的政策也不太想去多做評論,畢竟嚴謹或鬆散都有好與壞。倒是這次宵禁政策讓我對荷蘭政府有點不太能理解,雖然暴力不可取,但老實說我不是很懂宵禁的效益何在?

有很多政府可以花時間精力去做且絕對有效益的,好比嚴謹追蹤與隔離陽性檢疫者、確保入境者有做好14天隔離等等,但荷蘭政府都只是軟性建議,沒有實際作為去執行,許多大眾對疫情都還是不當一回事,於是看著降不下來的感染人數與英國劇烈病毒變種,荷蘭政府選擇了晚上九點到凌晨四點半不能在外面逗留的宵禁。與其開罰單給晚上九點還在外遊蕩的行人,為什麼不開罰單給陽性檢疫還到處亂跑的人,你說呀!(摔筆!)

讓我更激動的是最近又看了另一篇有關受虐兒童的荷蘭新聞,不可否認的,這次疫情讓貧富差距變得更大了。有陽光的地方就會有陰影,荷蘭雖然是兒童天堂,不代表沒有受暴家庭。報導(註)指出在2017年約有1萬五千名受虐兒童(肢體或情緒暴力),而在第一次疫情封鎖期間,受虐兒童增加到4萬名,將近快三倍,其中又以情緒暴力為大宗。

雖然我本人也覺得已經經常關在家裡工作,天氣也不好,不能回台灣,餐廳也關門,現在晚上更還不能跟朋友花天酒地你說怎麼能不悶?但說到底,我已經是個心智成熟(應該吧😆)且獨立自主的大人,生活只需管好工作與自己就可以決定快樂與否,至於父母是好是壞,錯過期末考,或者沒有收到好朋友的關心,都已經撼動不了我的人生價值。

但還在人格養成階段的孩子們就不一樣了,平常有學校老師關照與通報,受虐兒童可能在早期就會被注意到,但因為學校的關閉,沒有老師的關心與同儕的玩樂,他們窩在黑暗角落的時間更久了。另外也不是每個家長都有心力去督導孩子做網課,因為也許連父母自己都失業了,在為五斗米煩惱甚至對孩子情緒失控。而孩子如果沒有好的教育與快樂成長,長大以後又如何成為一個心智成熟的大人並改善生活呢?

哎呀呀~希望這些孩子們還是能看到在烏雲背後的銀邊,趕快回到校園生活,大人們工作也可快回到正軌。都動彈不得了一年,真的好希望好希望疫情可以趕快結束呀~可以有個魔法棒把一年多前的那囂張病毒給抹掉嗎?

(註)不得不說荷蘭新聞也是抄來抄去,還漏東漏西,為了查證1萬五千名的受虐兒童是否為年化數字,經過荷蘭人的幫忙,才找到原始出處🤣。新聞跟原始報告Kindermishandeling Tijdens Covid Lockdown (Leiden University)連結(圖片從 28頁資料截取)在留言處。

Source: Kindermishandeling Tijdens Covid Lockdown (Leiden University)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