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是否習慣用否定自己來成就「謙虛」美名?You can just take it.

記得剛到荷蘭的第一年,當時我已經大學畢業工作幾年,重回校園唸書,念的是一個全英文進度又很快的一年碩士學程。當時來荷蘭念碩士還不是很盛行,那一年全校碩士生只有我一個台灣人,班上也沒半個中國人,英文已經不夠好沒有同溫層又要面對緊湊的課程,還有兩個月後的期中考。怕被當掉,身為外國學生實在不知道後路在哪,我每天真的都是兢(ㄅㄠˋ)兢(ㄊㄡˊ)業(ㄊㄨㄥˋ)業(ㄎㄨ)在念書。

後來,考完人生第一次在國外的期中考,其中有一門科目真的挺難的,但我得了8分(滿分10分)。當時跟我修同一堂課的希臘女生,我們剛好住同一層宿舍,有時候在共用廚房做飯時會聊天一下。那天她問我考試成績,我說8分,她稱讚我很厲害,因為她得6分。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讚美,我不知道怎麼回應,只想著要謙虛別驕傲的儒家思想,就回了她「我很幸運 ( I was lucky.)。」她看了看我,有些嚴肅的回我「You can just take it.」 如果硬要用中文翻譯,她的意思大概是「你大可接受這讚美。」

那是第一次有人跟我這樣說~當下我沒反應過來,但這麼多年來,這句話一直深深刻在我心裡。

後來每次因為自己的努力成果被別人稱讚,好比年度打考績時,我都會下意識的吞下「我很幸運」,改說「謝謝」,漸漸的也習慣了,覺得蠻自在的。當然也是看情況,如果是團隊還有他人幫助,我也會點出,但這僅是與事實有關,無關謙虛。

因為當年那位希臘女孩的那句話,還有後來的人生經驗讓我了解到,與其彆扭的裝謙虛,倒不如大方接受讚美,這會讓自己與對方都舒服。

就這樣~剛剛瞄到這篇文章標題「開心的接受讚美,並不代表驕傲」,想起了多年前青澀的自己有些感觸,來碎念一下~

Btw, 之前去畫畫班上課,每次畫完老師會要大家分享自己的畫作想法,每個同學也給出看法,常常自己覺得還亂七八糟的塗鴉,在同學跟老師眼中,居然是幅美景。剛開始我總會嫌自己還有哪裡哪裡不好,但荷蘭同學老師都能很輕鬆指出哪裡用色好,構圖想法有創意等,久了我也就接受不去反駁,反而覺得更開心。

這讓我想到幾年前多芬洗髮精的廣告實驗指出,「大部份的人在別人眼中,都比自己描述的更美、更開朗、更有自信。」

也許,有時候我們習慣性地用否定自己來成就「謙虛」的美名?

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; its file name is WhatsApp-Image-2020-05-23-at-5.21.19-PM-1024x768.jpeg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